1分彩官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彩官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03:46:5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些极为务实的论调指出,TikTok必须避免最糟糕的结局,就是要“活下来”,因此要“止损”,用各种办法让TikTok存活,避免落入势不两立的对手,比如脸谱公司手中,要找一个“好”的购买者,如微软变成了“在商言商、丢卒保车”思路下最务实的选择,甚至是唯一选择。从实操层面来说,这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但需要思考的是,“活下来”的究竟是个什么?微软或许可以接受某种收购交易,就是完成资本/股权结构的调整,治理结构尽量保持不变;但作为在另一个维度存在的政治力量,会接受这种方案吗?如果连微软这样的收购方都遭遇到直接政治压力,TikTok拿什么作为筹码来保障自己的生存?难道是依靠对善意的坚定信念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这一轮非常具体的博弈出发,TikTok面临的是美国三种不同类型的力量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个人认知框架而言,笔者基本属于重度国家中心主义类型,认知、分析以及研判具有显著的民族主义属性。本届美国政府的核心决策圈,也基本属于这种类型。但是,在理想化的世界秩序追求上,笔者认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,赞同在主权平等基础上的深度全球经济一体化;相应的,非常反感美方追求的霸权主导下的世界秩序,因为这种霸权秩序,本质上是美国主权的单向扩张,以及对美国之外所有国家主权关切的否认,在实践过程中,通常表现为对其他国家主权及主权基础上的核心利益的单向挤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对TikTok所在领域感兴趣,希望从中分一杯羹的资本力量。无论来自哪里的资本力量,关注的都是收益。这种收益,可以是持续持有运营TikTok,进而享受业务成长带来的长久收益,也可以是通过资本之间的交易,享受一次性买断的收益,继而让先入资本退出。在遭遇美国政府政治性威胁之后,迅速找到合适的收购者,以及作为收割者的微软,先感谢美国政府,再声明引入其他美国资本,最后端出了雄心勃勃的TikTok全球业务收购计划,都是这种资本反应的正常体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里,一如之前录制多期视频时的个人心情一样,笔者真心希望事实发展,能证明整体的理论和预判是错误的,对全球主义理想化的认知能够带来美好的结果。但是,当事实其实回归到冷峻的现实主义层面时,希望人们能够勇敢地面对现实,继而在未来避免重复某些原本完全可以避免的失策,最终在现实、而非主观想象中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。图:《国会山报》视频截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文名为TikTok的企业,遭遇了美国本届政府亲自施压的一场“强买”,由此在中国舆论场引发激烈讨论。非常重要但通常被忽视的是,参与讨论者的身份、认知,以及由此决定的出发点和立场。任何一场这样的讨论都是主客观相结合的产物,获取客观事实的信息差异,以及更加显著的主观立场差异,进一步加剧了本就内涵丰富的讨论的激烈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池瑞提供的2015年、2017年多段酒店监控视频显示,池某旭多次在工作日与一名胡姓女子去酒店开房,两人先后进入房间后,约一个半小时后又先后离开并乘同一辆车离开酒店。2015年2月13日黄岩区某酒店监控视频显示,当天15时17分,池某旭驾驶一辆白色宝马车至酒店门口后,15时20分,池某旭进入房间,15时23分,胡姓女子进入同一房间。16时35分,胡姓女子从房间离开,16时37分池某旭离开房间。随后,二人乘坐池某旭的宝马车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被举报一事,黄岩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陈良回应称,刚刚接到举报,目前已安排进行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美国持有显著的美国中心主义、民族主义色彩的认知时,会带着冷战思维去看待和认识TikTok,最后的实践效果是,任何具有超越这个时代属性的理想化的全球主义认知,都将在博弈中处于非对称的弱势状态:美方会从技术到政治等各层面、各梯次上提出五花八门的要求,还是那种笼罩在“合规性”外衣下的要求;TikTok则一直处于自我辩护,纠正、说明、再纠正、再说明,直到掉入无法说明的被动状态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,最终交易结果是TikTok变成了一张“皮”:资本/股权结构中,微软及其引入的美国资本,100%全面接管;治理结构中,TikTok与字节跳动母公司切断所有联系,不再有任何隶属关系;有中国属性的投资者,只能从微软或者其他资本的结构中,获取TikTok后续的收益,但在TikTok的运营发展中没有任何的权限,这样的“TikTok”能够被定义为存活下来么?